Categories
Experiences

The Antelope Canyon

I visited the Upper Antelope Canyon last week and felt so amazed by the natural beauty. Entering Antelope Canyon is like going into a sacred temple. I walked through the narrow slit in the earth where sculpted sandstone cliffs tower 40 meters above me on either side. The exquisite curves have been washed by water […]

Categories
Experiences

亚沙随感

非常自豪能作为 UBC 沙英队的一员出征第五届亚沙挑战赛,没有什么能比「旅途即是奖赏」更能概括此次经历了。此行又恰逢我 30 岁的生日,能和校友们一起在腾格里沙漠度过别样的三天时光,在徒步中反思过往、规划未来、结识志同道合的伙伴,真是意义非常! 如果说 20 个月的 IMBA 学习是对心智的一次提升,那备战亚沙就是对体能的一段磨练。进入沙漠的第一天,我们就遇上沙尘暴的洗礼。徒步靴的不适和恶劣的环境让旅途雪上加霜。 一个人可以跑得快,一群人却能行的远。很难确定如果我只身上路胜算几何。在夏日的腾格里沙漠,大家并不只顾赶路,我们也欣赏沿途的景色和结识同行的伙伴。 70 公里的毅行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台湾大学的队伍,一路高歌猛进,整齐划一,成了途中别样风景。沙漠里不只是沙丘,一路上我们撞见爬虫和蜥蜴无数,在大风和烈日下穿行。还有间或遇上的牛羊群,在少得可怜的绿地上栖息。最美是那夜晚的漫天繁星,恍若银河沐浴着黄色的沙丘。还有旭日初升的那缕阳光,我最满意的一张照片便是整装待发时迎着阳光的剪影。 三天的亚沙挑战赛白驹过隙,现在想来已是云淡风轻。敲下这篇文字的此刻,我正窝在软床上享受着 SPA,周遭是陆家嘴夜晚光怪陆离的钢筋丛林。回味亚沙一行,带给我的除了满身的酸楚,还有一群志同道合的新朋友和一份苦尽甘来的喜悦:) 也许几十年后,我会和伙伴们回到腾格里,去重温那种那份坚持协作的快乐。

Categories
Experiences

香港义工札记

在求学香港之前,我从骨子里对资本主义社会带有成见:贫富悬殊,金钱至上,人情冷漠似乎天生就是香港的标签。诚然,在一个物欲横流,公平竞争的社会,人活得不现实点是不行的。当房价要精确到“尺”来计算,地位和权利都以财富来衡量的时候,金钱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 时光荏苒,当我经历了两年的香港生活,更加了解这个国际都市之后,我的成见消失了。我更愿意接受一个繁华高效的都市背后所呈现的多元和博大。 促就我这样改观的,源自于一年多来在港义工经历。 刚到香港的时候,所有外地学生都要读一年的预科课程。其中,有一门必修课就叫“香港社会”。在这门课上,我们参观了香港最奢华的心脏区域——中环,也做客过最贫困的天水围街区。在感叹这种巨大的落差的同时,我还发现了香港的一种特殊职业——社工。在我们参观公共屋村的几次活动中,每次都有社工陪同。他们热情、耐心,更为自己的工作感到自豪。与一般“义工”不同的是,社工是需在政府注册的一种职业。社工们往往活跃在公立医院,社区中心或者养老院,在香港的社会福利事业中扮演着重要角色。 在一位九龙圣公会的社工推荐下,我加入了红磡社区的义工团队,开始了我的义工“生涯”。起初,我更多的是抱着多接触本地人,尽快融入香港社会的目的。但 第一次义工活动之后,改变了我的想法。2006年中秋节,我们在社工的带领下,提着成打的月饼分发给街区的老人们。穿行在拥挤的公共屋村里,我用生疏的广 东话逢人便说“恭喜发财,中秋快乐”,也在一个个陌生而温暖的微笑中体味着非同寻常的快乐。于是乎,感受那些纯粹的微笑成了我继续“义工”的重要动力。   在义工活动中,我还结识了黑色瞭望等朋友,我们的队伍也在不断壮大。每每周末有义工社团的活动,我们在破晓时结伴出发,赶着早上的人流高峰蹲点在交通枢纽区域,提着一个 小袋子“卖旗”。说是卖旗,其实跟“旗”没有一点关系。事实上,它们只是一枚枚小贴纸。当行人往我们提着的袋子中投入善款的时候,我们就把一枚“旗”贴在 他身上。这些“旗”起到了很好的信息传达作用,一来它标明了此次募捐的目的和发起方,二来也为同一路段其他义工起到标示,避免重复游说。这种街头“卖旗” 是香港最常见的义工活动之一,一般每个义工半天能募集到上千元善款。更多的时候,人们是自发捐款的,很多香港人养成了“买旗”的习惯,甚至会绕道特地来捐 款。在这些细微的举手投足中,我总在不经意间收获许多感动。 在香港,即使是在象牙塔,服务社会、回馈社会的理念也是根深蒂固的。在我就读的香港理工大学,每年都有大大小小的社区服务实践计划不下百项。学生事务处对所有学生自发组织的义工活动进行赞助,我们商学院也特意为所有学生在香港义工团注册了会员,隔三差五的为我们提供义工培训的机会。去年当选上理大英语俱乐部副主席后,我们社团组织了三次义工活动。最让我记忆犹新的就是去年五月底去山区义务为小学生教英语。从制定活动计划、申请赞助到招募志愿者、编排课本,所有安排事无大小都需要我们自己去定夺。出乎意料的是,这样的志愿性质的活动得到了积极的反响,很多香港本地的同学也踊跃的报名参加。5天的山区生活是艰苦的,然当临行前,看到孩子们依依惜别的眼神和对我们传授知识的感恩时,一切都有了意义。 值得庆幸的是,两年的香港生活并没有让我在物欲横流中不能自拔,我还是努力地保持着原有的本色;当我窃喜于言行的自由和生活的惬意时,我也没有放下精神上的自省和感恩的心。更令我欣喜的是,在香港奢华富足的经济景象背后,并非只是一味的利益至上、灯红酒绿,我还看到一股蕴藏着的巨大暖流,伴随着人与人间的温暖守望。

Categories
Experiences

求学香港

白驹过隙,在香港求学已是第二个年头。从当初告别家乡的小桥流水,“摸爬”进杭外学习,再到后来只身赴港求学香港理工,我经历了由小城到大城,再由大城到国际都市的变迁,渐渐学会了独立的面对周遭的人事景物,也渐渐明晰了未来的方向。 都说国内上大学就好比进入了一个“小社会”,在香港求学的经历却让我觉得,上大学俨然是置身社会其中。 理工大学地理位置绝佳,让我们更好的融入了香港的纷繁。学校和外界严格上没有分界,距离尖沙咀闹市区也几步之遥,学校又毗邻红磡海底隧道,面朝维多利亚港湾。加之便捷的公公交通设施,我们可以轻松的往来于港岛和九龙。香港是一个兼容并包的地方,中西方文化交汇融和,金融服务行业又异常活跃。来到香港攻读商学成了不二的选择。在这里,上课的教授来自世界各地,有严谨刻板的英国老太,也有风趣调侃的美国大叔,运气欠佳的还会遇上口音古怪的东南亚老师。当然,最具多元化的是身边的同学,每年都会有来自世界各地的国际交流生带着各种文化在小小的校园里汇聚。随着近年来香港教育界对招收非本地学生的重视程度增加,不同肤色、种族的学生越来越多的出现在校园内。目前,理大光来自内地五湖四海的学生就不下800人。 理大的课程较其他香港大学更重视其应用性,也因此更加实用和与时俱进。比如,我在大一上学起修读的会计初阶课程,有超过25%的学分来自于小组完成的集体作业。教授分配给我们小组厚厚一叠某公司2006年十二月的出入账本,要我们在一周内为其将各种报表做出来,格式和精确度都要与目前职业会计公会的要求相符。当时,我和另外2位组员通宵达旦、废寝忘食地计算、审计,花了好几天才将最后报表丝毫不差的完成。学期末,将不足十页的作业递交上去时,我们都清楚地知道,这叠纸所真正承载的分量。也许正是这样贴近现时生活的学习,使得我校在香港成为了毕业生最受雇主满意的大学。 除了在课程设置上注重应用,学校提供给我们接触香港工商界精英的机会也很多。每年商学院都会在中环顶级的香港会所(HK Club)举办高桌晚会,邀请香港商界的重量级名流出席并与教授和学生共济一堂。作为全额奖学金获得者,我也有幸在2007年十一月被邀参加。记得那晚,坐在我左手边的是香港会计公会(HKCPA)的培训总监,而右手边则是香港四大会计所之一德勤华永(Deloitte Touche Tohmatsu)的董事。能与他们共进晚餐,一方面可以了解到最新的业界资询以及获取对未来事业的规划建议,另一方面,还有机会展现自己的才华,为将来投身大公司增加机会。每个学期,各种规模不一的商业竞赛也成了我们崭露头角的好机会,从头脑风暴创意新点子,到整理头绪起草商业计划书,再到面对业界人士做市场策略报告,一次次我们付出的是汗水和热情,收获的是经验与肯定。 总得来说,理大提供给了我们非常自由的发展空间和丰富多样的机会。面对机会,关键就在我们是否做好了准备和有没有“心”。学校里几乎所有竞赛和机会都是建立在公正,公开的基础上,可谓真正的“一分劳动,一分收获”。去年暑假,我参加了学校首选毕业生培育计划,远赴美国六旗公司(Six Flags)进行为期2个半月的实习,异地的工作生活,带给我更多的却是对自身不足的自省和振兴祖国的抱负。在校期间,我在学习之余还兼职担任一位教授的研究助理,参与一些大型课题的研究工作,从简单的调查统计,到起草整理论文,枯燥但充实着。最近,我参加了商学院的交流计划,有幸得到机会在今年九月远赴英国的阿斯頓商学院(Aston Business School)交流学习半年,能跻身像这样英国商科排名前三的学院读书,于我,如同梦想成真。 暮然回首才觉岁月匆匆,回眸这一行,我还依稀的记得初来香港,眺望出机窗的情景:斑驳的海水加上山的映衬,远处林立的建筑华灯初上,美轮美奂……20个月的留港岁月,有过寂寞,有过彷徨,我在物欲横流中努力保持着原有的本色,也在人山人海中挣扎着寻找自己的位置。 我还是我,行走在人生的第三个十年,只是心境异了。